baidu for life

无锡新闻

你的位置: > 无锡新闻 >
ziyouzhimeng for life

无锡新闻

奇瑞“店大欺客”?郑州4S店违规收续保押金 曾“抢夺”记者摄像

发布时间:2020-06-26 17:50 | 阅读:次 | 来源:admin

  近日,据河南广播电视台报道,郑州一位奇瑞车主在完成车辆的全部车贷后,向郑州盈丰奇祥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盈丰奇祥”)申请返还续保押金,却遭遇了店方拒绝。车主称,她被要求必须在该店再购买一年保险才可进行申请。在经过多次交涉后,车主才拿回押金。

  作为国内成立较早的自主品牌,奇瑞汽车曾领跑中国自主品牌市场。自1997年公司成立以来,奇瑞仅用不到8年时间,销量便突破百万辆。但奇瑞的高光时刻并未能一直延续。2019年,奇瑞集团销售汽车74.5万辆。

  与此同时,奇瑞在积极推进混改。2019年12月,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有限合伙)以75.9亿元,认购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30.99%股份、68.6亿认购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18.51%股份,合共出资144.5亿。交易完成后,青岛五道口将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

  对于此次续保押金事件,郑州盈丰奇祥告诉时间财经,他们已经把相关押金退还给车主。他们强调,每收一笔费用,都会告知客户。涉事车主是2016年购买的车辆,缴纳了续保押金,当时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段兆琪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在汽车按揭贷款过程中,部分经销商违背消费者意愿,人为设置在4S店交纳续保押金才能正常按揭购车,或交完贷款归还续保押金这一不合理条件,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已构成强制交易,属于违法行为,消费者有权进行投诉。

  此前的5月中旬,安徽亳州东风本田4S店向车主收取1000元续保押金,车主不愿再在店里继续续保,4S不肯退还押金。浙江广播电台主持人在线“怒怼”销售经理并反馈至厂家,帮车主拿回押金。最终,4S店发布声明称,承认违反了相关办法的要求,已将续保押金退还给客户并致歉。

  此次事件中的孙女士,于2016年在郑州盈丰奇祥店购买了一辆奇瑞汽车,如今已完成车辆的全部车贷。她想要向4S店申请返还续保押金,但遭到了店方的拒绝。在协商过程中,孙女士称有工作人员告诉她,“续保押金”是业内潜规则。

  最终,经过媒体的报道以及厂家的介入,续保押金的问题得到解决。孙女士在节目中称,最初的协商结果是6月7日给押金,但或许厂家方面给4S店施加压力,续保押金的钱已经打给她。

  在这两起案例中,都涉及到《汽车销售管理办法》第十四条规定。根据相关规定,供应商、经销商不得限定消费者户籍所在地,不得对消费者限定汽车配件、用品、金融、保险、救援等产品的提供商和售后服务商。经销商销售汽车时不得强制消费者购买保险或者强制为其提供代办车辆注册登记等服务。

  但也有部分汽车销售人员觉得“委屈”。资深业内人士常志平表示,从法理上讲,“续保押金”就是一个为骗钱而编造的收费项目。《汽车销售管理办法新规》不可能做到实时更新,对4S店层出不穷的收费项目作出明确的、规范到具体名词的限制。这也是大量4S店从业者为东本店销售经理叫屈的“理由”所在。

  他还表示,产能过剩、品牌过剩下的恶性竞争,只是4S店在盈利模式上“出此下策”的原因之一。近20年的“easy money”使得大量4S店、4S店集团不思进取,根本无心实施精细化管理,是造成上述新“4S”现状的根源。

  值得一提的是,在郑州“续保押金”事件的报道中提到,由于双方一直无法达成和解,有工作人员阻拦媒体进行拍摄,称其没有权利拍摄,“其中一群人围过来,把我们的摄像机也抢走了,然后摄像机被扔到门外”。

  对此,郑州盈丰奇祥方面解释称,媒体到店采访前,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同时,当时并没有所谓的“全武行”,也没有摔或扔记者的摄像机,只是放到门口。接下来,他们保留起诉的权利。

  天眼查显示,郑州盈丰奇祥成立于2015年5月,注册资本200万,法定代表人是张全刚,经营范围包括汽车销售、汽车维修、汽车租赁、汽车配件的销售。期间,郑州盈丰奇祥经历了3次负责人变更,分别在2015年10月、2016年8月和2018年4月。

  从股权关系上来看,郑州盈丰奇祥是奇瑞系公司。芜湖奇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瑞科技”)通过盈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郑州盈丰奇祥100%股份;奇瑞科技的股东则是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1%)和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股权穿透后,郑州盈丰奇祥疑似实际控制人是周建民,他是奇瑞混改对象——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的实控人。

  张全刚还担任13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但并未持有任何股份。这些公司位于安徽、河南、江苏、陕西、山东、浙江、河南等地,多为汽车销售公司或汽贸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郑州盈丰奇祥曾与其承包方陷入官司。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3月,河南道信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道信”)与郑州盈丰奇祥签订《承包经营合作协议》,约定2018年3月至2021年2月,承包经营郑州盈丰奇祥奇瑞汽车4S店经营管理业务。

  但中间出了一些“意外”。因房屋未能续租,河南道信于2018年7月向郑州盈丰奇祥发出《协议终止通知书》,随后合同解除。但双方并未就相关费用达成一致。

  随后的2019年4月,河南道信将郑州盈丰奇祥告上法庭,要求返还保证金100万元、返利37.4万元及期间亏损额28.5万元。与此同时,郑州盈丰奇祥也提出反诉,要求道信公司向原告赔偿损失172万元,支付违约金100万元,合计272万元。

  最终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第一起案件中,法院判决,郑州盈丰奇祥返还河南道信保证金100万元,支付返利37万元;第二起案件中,法院判决河南道信支付郑州盈丰奇祥车辆贬值损失87万元、其他损失5.9万元、违约金8万元,共计100.9万元。(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